彭森:数字经济扎扎实实地成为驱动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

发布时间:2024-05-22 19:55:24 来源: sp20240522

11月28日,2023乡村振兴数字贸易论坛在湖北黄冈举办。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彭森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指出,乡村振兴需要数字经济的加持和赋能。近年的实践证明,数字经济在赋能二、三产业的同时,也可以大力赋能传统的第一产业,为乡村振兴做出贡献。

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指出,要“加快发展数字经济,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 彭森表示,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推进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驱动力量。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5G、AI为代表的数字技术革命进步是全球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和重要的新动力。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仍在农村。乡村振兴需要中央的好政策,也需要数字经济的加持和赋能。

“近年来,数字技术向农业农村快速延伸和渗透,为促进数字经济与乡村振兴融合提供了契机,数字经济扎扎实实地成为驱动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在彭森看来,发展乡村数字经济,对于促进城乡融合发展、助力乡村全面振兴,推进共同富裕,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彭森提到,据统计,2022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50.3万亿,同比名义增长10.3%,而去年GDP增速只有3.0%,数字经济增速已11年显著高于同期GDP的增速。数字经济在GDP中的比重为41.5%,相当于第二产业占国民经济的比重,其中数字产业化部分即数字经济的核心产业已达到7.8%。“十四五”规划要求将“数字经济的核心产业”从2020年占GDP的7.8%增长到2025年的10%。数字经济生产率水平和同比增幅都显著高于整体国民经济生产效率,对国民经济生产效率提升起到支撑、拉动作用。

在此背景下,彭森分析称,数字经济作为一种新型经济形态,一方面在激发乡村内在发展动力、挖掘绿色发展潜力、推动乡村产业转型升级、提升农业农村现代化水平等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另一方面,由于我国幅员辽阔,各地要素禀赋、资源环境和发展水平都存在较大差异,乡村数字农业、数字基础设施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城乡之间、区域之间数字经济专业技术人才的培养和储备也有很大差距。相较于东部地区,中西部地区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水平较低,数字技术应用和创新能力相对较弱。

他建议,在发展数字经济、推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一定要抓住重点,勇于探索和创新,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第一,要加强数字农业发展的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促进东中西部联动发展,在一省之内也有中心城市与边远乡村的统筹发展问题。要注意将中西部地区的低成本优势、资源优势与东部地区的技术、市场和数字产业优势结合起来,形成优势互补、协同发展的乡村数字经济发展机制。

第二,要加大中西部乡村地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夯实乡村数字经济发展基础,推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中西部应立足在土地、劳动力、能源等要素方面的低成本和资源禀赋条件,因时因地制宜建设大型、超大型数据处理中心,带动乡村数字基础设施水平提升,降低东部地区数据处理成本,实现东中西部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协同发展。

第三,努力完善乡村电子商务平台。电子商务作为新兴业态,在提升农副产品销售效率的同时,可以帮助农民致富,在推动乡村振兴中大有可为。要不断完善县域乡村电商公共服务体系,加快完善县乡村电子商务和快递物流配送体系,为乡村电子商务从业者提供线上线下多元化支持服务。各级政府和平台企业可以组建农村电商培训服务团队,助力构建高质量乡村数字流通体系。要创新多元化电商企业经营形式和业态,加强网商培训、技术指导,以及平台和成功品牌的营销推广,提升乡村电子商务人才的总量和质量。

第四,深化数据要素市场化改革,扩大数字经济领域的对外开放。一方面,在国内市场要努力破除束缚数据要素自由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创建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加快国内统一大市场的建设。另一方面,要积极推进以规则、规划、管理、标准为主要内容的制度型开放,重点推动数字贸易、服务贸易等领域扩大开放。数字经济领域的开放是我国高水平开放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际数字贸易已经成为国际经济活动中不可忽视的内容。因此,国内外数字经济治理规则的衔接,已成为国际数字贸易快速发展的基础和前提条件。我们要不断促进数字贸易改革创新发展,积极参与国际数字经济与数字贸易规则、标准的制订,还要引导各类企业与高标准的国际经贸规则对接,以统一的技术标准搭建全球公共数字贸易平台,为各类企业提供市场化、国际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

乡村振兴数字贸易论坛由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与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共同举办。多位与会嘉宾围绕国内外数字贸易助力乡村产业振兴成功经验,融合发展乡村振兴与数字贸易发展的新路径、新体系、新作用等进行交流,为进一步促进数字贸易与乡村振兴融合发展建言献策。

(责编:杨曦、吕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