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我的新期待

发布时间:2024-05-19 12:26:56 来源: sp20240519

  王志安在查阅资料。   本报记者 宋朝军摄

  高墨晗

  秦贤志在练歌。   本报记者 陈隽逸摄

  周景丽在工作中。   本报记者 马睿珊摄

  靳永强(左)在和医疗团队成员商讨。   本报记者 赵 昊摄

  赵泓森

  把马家窑文化故事讲给更多人听

  ■ 王志安  甘肃定西  文保工作者

  给甘肃马家窑彩陶文化博物馆的新年第一批参访者讲解完后,看着馆内陈列的蛙纹彩陶罐,心里久久不能平静。80岁的我,如今担任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已经和这些陶罐陶壶打了近60年的交道。

  我是定西市临洮县人,1924年,马家窑文化首先发现于该县的马家窑村。从十几岁起,我开始对这些描绘着彩纹的陶器产生兴趣。慢慢我知道,它们出现于距今5800多年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历经1800多年的发展,在中华文明史上留下重要一笔。

  随后的几十年里,我从这些珍宝中“淘”出一些研究成果。

  新年伊始,我又将开始研究工作,但有个问题总是萦绕于脑海:马家窑文化虽然意义重大,但它的故事又有多少人听过呢?

  要想扩大影响力,就得先让更多人知道。2003年,我创办了马家窑彩陶文化博物馆。现在,600平方米的博物馆里有3000多件藏品,来访者都连连赞叹馆藏内容丰富。

  但我也知道,受限于空间,藏品无法全部展出。且专业人才数量有限,不一定能全部解答参观者问题。回顾有待提升的地方,博物馆有了计划——通过增加到国内外的宣讲、运用新媒体技术等,让躺在博物馆的文物“走进”更多人的视野。

  专业性的研究力量是关键“钥匙”。马家窑文化研究者分布在多省区,且各有所长。1996年,我创办了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如今已有200多位会员。同时,我们在兰州、临夏等地,分别建立了西北民族大学马家窑文化研究院、临夏马家窑文化研究基地,带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进来,亲身感受远古文明。

  这为研究符号图案提供了极大助力,会员、研究者已经制定计划,在新的一年,共同继续破解“密码”。

  拿定主意,我又一次来到洮河边眺望,不禁想象——几千年前,这里的先民是如何用丰富的想象力,在此地创造出如此震撼的文化。每每触摸陶罐的形状材质、钻研它内涵丰富的纹饰图案,我都更加胸有成竹——要把马家窑文化故事讲给更多人听,讲得更加响亮!

  本报记者  董洪亮、宋朝军采访整理  

  

  感受祖国大好河山

  ■ 高墨晗  安徽合肥  中学生

  我去年来到合肥五十中天鹅湖校区读初中,近半个学期过去,转眼间就到了2024年。我有两个新年愿望:一是希望自己的学习成绩越来越好,二是想要爸爸妈妈带我去一次大西北,感受祖国大好河山。

  上小学的时候,我最喜欢的科目就是语文,尤其对古诗词感兴趣。后来,爸爸送了我一本《唐诗三百首》,它成了我最喜欢的睡前读物。

  读到诗人王维写的《使至塞上》时,我被他笔下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吸引住了。浩瀚无边的沙漠中,浮起一缕孤烟,映照着天边一轮落日。光是在脑海中想象,就觉得十分壮美。那一刻,我在心底默默许下愿望:有机会一定要去那里看看。

  如今,我已经是一名初中生了。除了学习语数外,又新增了地理、生物等课程。课堂上,地理老师给我们展示了中国的辽阔版图。我才知道诗里所描绘的大漠风光就在中国的西北地区。那里不仅有中国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还有柴达木盆地、昆仑山脉等多种地貌。

  随着了解不断深入,去大西北走一走、看一看的想法就更强烈。老师告诉我,八年级的时候,我们会有专门的章节系统学习西北地区。我很想在这之前去一趟。在我向爸爸妈妈表达这个愿望后,他们立马就答应了,真是太开心啦!

  爸爸告诉我,西北很远也很辽阔。既然要去,他们想带着我在甘肃、青海等省份都转转。算下来,少则要10天时间,多则20来天。考虑到寒假时间短,他们计划在今年暑假带我去。

  爸爸妈妈这么爱我、支持我,新的一年,我也不能让他们失望。这个学期,因为来到了新环境,我的成绩出现了小波动,让爸爸妈妈有些担心。现在,我已经逐步适应了初中生活,新学年会鼓足干劲、好好学习,做一个让爸妈放心的好孩子。

  本报记者  李俊杰采访整理  

  

  让老年生活更加有滋有味

  ■ 秦贤志    贵州贵阳  退休职工

  我已经快80岁了,2024年,我要继续与音乐做伴,唱功更进一步,登台表演更加自如!

  路边音乐会是在贵阳市路边举行的民间音乐活动,去年10月在云岩区文昌阁举办过一场,观众有机会与我喜欢的歌手张英席合唱。听到这个消息,当时我非常兴奋。那天,我赶过去时,现场已经人山人海,歌手与观众互动,我从侧面挤到前排,在下面大声应和,工作人员把话筒递给了我,我便开口唱了几句。

  回到家后,我对自己的发挥也很满意,心里美滋滋的。第二天,儿子跟我说:“爸,你成‘网红’啦!”我心里一惊,我七老八十的,怎么还能“红”呢?儿子把短视频给我看,正是昨晚我在路边音乐会唱歌的视频,视频还写着“寻找‘美声大爷’”,我对这个绰号欣然接受。

  后来,我接到路边音乐会主办方的电话,邀请我在重阳节专场登台继续与张英席合唱。应邀后,我每天更加勤奋练声,表演前一天更是练了七八个小时,晚上还因为激动失眠了。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自己的嗓子哑了,连忙吃润嗓片“救急”,晚上才如约登场演唱。

  我非常喜欢音乐,自认为也有歌唱天赋,年轻时在部队就是文艺骨干,后来忙于生计,把唱歌这个爱好落下了。退休以后,我又开始重新唱歌。这一唱,就没停下来过。

  我儿子老担心我,说唱的音调那么高,这把年纪要注意一点。我对他说,担心都是多余的。现在,只要天气好,我都会到黔灵山公园练歌,这里有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我们一起“玩音乐”。小曲儿一唱,身心愉悦,身体也好了。

  今年,希望路边音乐会还能继续邀请我,经过那次,我有了经验,再也不练那么久,放平心态,拿出日常的水准就能发挥好。虽然音乐会听起来是属于年轻人的,但我认为音乐没有年龄之分。未来,我希望能够继续参加路边音乐会,为音乐会加入一些“老年元素”,让老年生活更加有滋有味。

  本报记者  陈隽逸釆访整理  

  

  多些时间陪伴家人

  ■ 周景丽    山西清徐  包装工人

  我今年34岁,结婚后来到清徐县,在紫林醋业工作十年半。老陈醋是山西的特色产业,想要把清徐的醋产业发展壮大,产量、销量和质量都要有保证,这和我们的日常工作紧密相关。

  把好产品质量关,每一道环节都很重要。在包装车间的生产线上,我会先检查每个醋瓶身上是否都印有生产日期的喷码,其次要确保商标一定要印得正。有时压盖机并不“靠谱”,我还得帮忙盖严实。这个岗位看起来简单,但非常关键。如果商标不小心贴歪,或有一瓶醋的盖子没盖好,就会影响顾客的购买体验,影响企业的社会声誉,间接或直接导致公司损失。每周开晨会时,我会默念公司的“质量宣言”来提醒自己:产品就是人品,质量就是生命。

  现在,我所在的岗位每天能包装一两千箱醋。我希望公司能越做越大,产量、销量越来越多,工资也越来越高。

  工作累了,我就看看两岁女儿的照片,想早点回家抱抱她。下班早的时候,一进门宝宝会先把拖鞋放在我脚边,然后张开手让我抱,嘴里说着:“妈妈辛苦了。”那一刻真觉得再累都值得。晚上宝宝睡觉前会跟我说:“妈妈我困了,晚安。”这些细节都让我感觉到她在以飞快的速度成长着。2024年宝宝就要3岁了,我希望她快快成长,带给家人更多惊喜。

  我爱人在河北保定的一家车企做翻译工作,虽然不在孩子身边,但他每天都特别想宝宝,一回家就会给我打视频电话,隔着屏幕陪宝宝玩,直到睡觉。我爱人喜欢看黑白老电影,每逢他回家的时候,晚上我们会窝在沙发里一起看一部悬疑类电影,边看边讨论剧情,十分温馨。希望我爱人新的一年在工作中更顺心,在生活中更顺利。

  每天因为工作,陪伴宝宝的时间不多,心里总有些愧疚。新年有个小愿望,希望能有更多时间去陪伴家人和孩子,宝宝健健康康长大。

  本报记者  马睿姗釆访整理  

  

  用所学知识为更多患者解除病痛

  ■ 靳永强  北京市  医生

  刚刚从手术台上下来,患者是一名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仅2个月大的婴儿,经过检查发现心脏上有多处缺损,生长发育受到很大影响。手术很顺利,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是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脏中心小儿科的一名医师,师从中国心脏外科领军人物吴清玉。他是我们前院长,如今依旧奋战在临床一线。新的一年,我已经主刀了好几台手术。印象最深的是一名来自宁夏回族自治区的新生儿。这个孩子出生仅11天,体重3公斤,患有先心病、完全性大动脉转位,随时有生命危险,宁夏当地的大夫对此束手无策,连夜联系我们转院到北京。经过详细的检查评估,我当天就带领团队急诊给孩子做了大动脉调转手术。由于孩子年龄小,心脏只比成年人的大拇指大一点,对手术精度提出了较高要求。我头戴3.5倍的放大镜进行操作,一分一秒不敢放松,手术持续了6小时,最终顺利完成。如今,孩子恢复很好,很快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在临床工作之余,我还经常参加由国家民委和医院组织的“送医下乡”活动。去年,我去了贵州六盘水、云南大理、内蒙古兴安盟等地,为当地儿童义诊。参加义诊让我更加懂得肩上的责任。

  有些人可能对先天性心脏病的认识存在误区。其实大多数先天性心脏病都能根治,少数即使无法根治,也可以通过手术缓解,提高生活质量和寿命。为此,我在一些短视频平台上开通了视频号,科普先天性心脏病相关知识。

  作为医生,必须学无止境。我选择在清华大学攻读在职博士学位,每周一到周五工作外,周六、周日还要去上课。可以预见的是,今年会很累、但也很充实。我希望用所学知识为更多患者解除病痛。

  对我来说,最开心的是回家看到孩子们的笑脸。作为父亲,我其实常觉亏欠:由于平时工作忙碌,陪伴孩子的时间相对较少。等今年工作、学习告一段落,就带孩子们出趟远门旅游,好好放松放松。

  本报记者  赵  昊采访整理  

  

  培养一份爱好  学会独立生活

  ■ 赵泓森   河北石家庄  小学生

  我是石家庄翟营大街小学二年级的一名学生。转眼间,我长大了一岁,也迎来了新的开始。

  去年,我在电视上看到中国发生了很多大事:神舟十六号和神舟十七号载人飞船成功发射、亚运会在杭州举行、国产大飞机商业首飞成功……看见这些新闻,我由衷感到自豪,想要好好学习、快快长大,也为建设祖国出份力。

  爸爸妈妈常常跟我讲:“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去年,爸爸妈妈带我去了很多地方,看到了大海、登上了山顶、走过了草原,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也让我认识到世界有多么广阔。我从书本上了解到我们国家还有很多值得一去的地方,比如神秘的三星堆遗址、波澜壮阔的黄河口、美丽的云南梯田……新的一年里,我想让爸爸妈妈带我去更多的地方,见识更多的风景。

  在课堂上老师讲过,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们的祖国曾经历过很多磨难。每每读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的故事,我都深有感触,更加珍惜胸前的红领巾。当听说世界上有的地方现在还在战争,我觉得生在如今的中国十分幸运,我要利用好祖国为我们创造的和平环境,更加努力学功课。

  虽然岁数小,但我知道“一年之计在于春”,新的一年,我计划读更多的书,培养一份爱好,并学会独立生活。老师常常教导我们,不要做语言的巨人,要成为行动的主人。为了实现目标,我要从现在开始努力。今年,我要争取能够独立上下学,不让爸爸妈妈再操心,还争取学一两道拿手菜,做给家人吃。

  在辞旧迎新的时刻,我偷偷许下几个小愿望:我希望在新的一年能够继续快快乐乐、平平安安长大;我希望我们的祖国更加繁荣富强,在新的一年取得更大的成就;我希望世界各国能和平相处,全世界的小朋友们都能拥有美好的童年。

  本报记者  张腾扬采访整理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为受访者供图

(责编:牛镛、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