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叶子上万元 轻奢热植成风口

发布时间:2024-05-22 23:16:13 来源: sp20240522

  产业新风口

  一株只有一片叶子的红棕黑丝绒花烛,挂出了1.89万元的高价,30秒后被一位网友拍走;一株起拍价为3000元的小羊皮杂个体花烛顶芽,在经过7分钟多名网友的57轮激烈竞价后,最终以4680元成交……这是发生在3月31日晚10点淘宝“植物未来”直播间的一幕。

  随着夏季来临,好养好看的绿植正受欢迎。谁能料到,一片小小的叶子,价格堪比一克黄金。轻奢热植的风口,吸引无数年轻玩家南下广东投身“养花种草”事业,成为年赚数千万元的新一代“护花使者”。互联网技术和社交媒体的发展更令现代园艺产业出现了新型经营模式,成为一条致富新赛道。

  文、表/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邓莉

  热植玩家晒“花烛墙”,花费数万元为情绪买单

  热植,是热带观叶片植物的简称。“近年比较火的热带植物,与我们熟悉的‘绿化带植物’滴水观音、龟背竹、绿萝等,都是同属天南星科植物,但价值却各异,很多叶子带有斑锦的变异杂交品种,它们的观赏性会更好。”“植物未来”店主石心介绍,手掌大小的一盆“克莱恩”、“水晶”花烛能卖到四五百元左右,颜色、品相更好的要上千元。在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平台,时不时有玩家“晒”出自己价值不菲的“花烛墙”(由十几种或几十颗花烛叶组成),“买热植的玩家,不会只满足于拥有一盆。少则花费近万元,多则数十万元。”石心告诉记者。

  热植“热”的背后,是当代年轻人愿意花钱对情绪价值买单。另外一位园艺人吴家凡告诉记者,在园艺人眼里,如今鲜花园艺市场发展最有生命力的细分赛道,是年轻人主导的“新园艺”绿植。淘宝天猫最新发布的《鲜花园艺消费趋势报告》显示,2024年前三个月,有超一亿用户购买了鲜花绿植。其中,蔓绿绒、白锦龟背竹等热植正占据都市一族的日常生活,销量翻了接近两倍。“越来越多人将植物视作情绪载体,在电商平台选一把鲜花挑一棵绿植,不仅是当代家装的重要元素,年轻人更通过养花养草来治愈自己。”报告显示,在我国家庭养花者中,年轻人比例最高。从消费者人群画像来看,30-49岁青壮年群体占据超六成比例。

  年赚数千万元,90后园艺人抓住园艺电商红利

  当下,年轻一代逐渐成为园艺花卉养护行业的主力军。2019年,某鲜花网络零售商公司营销总监石心与上海某人工智能公司高管吴家凡,两个毫无交集的90后年轻人,不约而同放弃了高薪,南下广州做起了“养花种草”的生意。

  四年间,他们从种植基地到在平台直播,不仅打破国外热植技术和品种垄断,还自主杂交出更多稀缺花烛品类。石心当初东凑西借的一百万元创业基金,已经翻了数倍,成为年赚六七千万元的头部热植商家。吴家凡的店铺也常年稳居电商平台北欧绿植品类热卖榜排名第二,并在挨着广州芳村的地方建起了近三万平方米热带植物种植基地。

  业内指出,相对蝴蝶兰、发财树等传统园艺产业,90后园艺人更善于抓住电商红利,来服务年轻消费群体。据中国花卉协会《2023全国花卉产销形势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22年我国花卉零售市场总规模达1986.8亿元,其中电商行业市场规模达1086.8亿元,占总规模的54.6%,2023年将达到1300亿元。同时,近年来,品控不稳、运输损耗率高等问题成为鲜花绿植电商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年轻园艺人更愿意投入精致的快递包装与周到的售后,来提高顾客复购率。吴家凡告诉记者,包装上采用业内最厚的纸箱,加上保护措施,每单光成本就要两三块。石心售卖的部分高端绿植的包装成本甚至贵至10元。这么做下来,让石心的店铺复购率达到55%左右。

  业内观察

  热植新兴市场价格波动大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昂贵的热植近年开始向大众化廉价方向发展,提前押注下一个热门热植的风口,考验着每一位园艺人的眼光。石心告诉记者,热门品种创新需要时间成本,至少两三年才能稳定。为掌握主动权,他每年会花费两三百万元从泰国、荷兰等地引进优秀的母本进行自主培育。“譬如在2020年到2022年之间我们主打彩叶芋,但量起来后,彩叶芋的身价开始暴跌;我们又提前布局了花烛赛道,并学着买母本来杂交出更多的稀缺品种,为我们争取吃到下个风口的红利打好了基础。”他透露,未来鹿角蕨这类墙上装饰的热植有望火起来。

  艾媒咨询分析表示,热植市场近年不同品种的价格波动是正常的市场规律,也是这个新兴市场不成熟的表现。前期渠道稀缺性和资金的炒作达到顶峰,随着规模化的生产和普及,整个市场的价格会逐渐趋于稳定,最终达到一个平衡点。同时,艾媒咨询持续看好热植风口,分析认为,未来人们对绿色生态和环保理念的加深认可,热植作为最适合家居装饰的绿植,依然有非常大的市场和发展潜力。

  业内人士还指出,随着互联网技术和社交媒体的发展,我国花卉园艺行业出现了新型经营模式,如线上线下结合、社交电商、共享园艺等,成为年轻园艺人最擅长做大生意的渠道。

【编辑:刘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