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龙虎山(大地风华)

发布时间:2024-04-25 19:07:11 来源: sp20240425

  早春的细雨悄无声息地洒落在泸溪河上,河面和沿岸的山间升起淡淡的云烟。刚有些许返绿的座座山体倒映在清澈的河水里,竹筏缓缓掠过,像是驶入了一幅绝美的水墨江南画卷。

  这观感和我三十年前的夏天第一次到访龙虎山完全不一样。那年我刚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踌躇满志,特意买了一双登山鞋,准备到龙虎山酣畅淋漓地登一回高峰。可是到达后,满眼都是大石头般的山包,圆滚滚地散落在泸溪河沿岸,全无壁立千仞的气势。

  那时我还没见识过什么山,以为山都应该像语文课本里写的那样高耸入云,让人心生畏惧又有征服的欲望。这龙虎山的外形离我的期望实在有点远。正值酷暑季节,泸溪河上骄阳似火,坐在竹筏上都不停地滴汗。汗滴在水中而不是险峻的山道上,这让我难免意外而失望。

  第二次到龙虎山是十年前的晚秋,气候宜人,感受也更深刻。我陪客人走在象鼻山的栈道上,见长长的“象鼻子”深深扎入泥土,惊叹龙虎山中也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微凉的风吹动金黄的树叶沙沙响,我不停地向外省朋友介绍龙虎山的奇山秀水与地质学价值。在程序化的讲解和巡礼似的参观后,宾主两欢,各自散去。遗憾的是,这次我的大部分心思都在招呼客人,虽然现学现卖一些有关龙虎山的知识后,对龙虎山有了更多理性的认同,却没时间静下心来慢慢体会。

  今年,我第三次来到龙虎山,赶上了淅淅沥沥的春雨。雨雾浸润过山,浸润过河,也将一种舒缓、静谧、悠远和神秘的气息刻入记忆。

  位于江西鹰潭的龙虎山,有着典型的丹霞地貌。一条明净的泸溪河,玉带般串起沿岸的山峰。天气乍暖还寒,又不是周末,泸溪河上只有两只竹筏轻轻漂浮,艄公的竹篙不紧不慢地探向水中,在鹅卵石上碰撞出清脆的回响。

  河水缓慢流淌,风一吹便泛起粼粼波光,远远望去像是静默不动,似乎它们也被丹山碧水的意境迷住,忘了自己接下来要奔流到何方。远处山湾飘出一只竹筏,独人独篙,撑篙的人头戴黄斗笠,身穿蓝雨衣,轻盈灵动。我以为是附近的村民出来捞鱼,听说长在石隙间的泸溪鱼味道特别鲜美。当地的朋友告诉我,为了保护生态,泸溪河早就不让打鱼了。竹筏上的是环卫工人,他们每天都会在河面上打捞游客遗落的矿泉水瓶、食品包装袋等。

  河畔,苍黄色野草不紧不慢地吸吮着雨水,颜色越来越鲜嫩。从仙人城乘坐天梯到达山顶后,远眺泸溪河及岸边峰林波浪般向前翻涌,山体被雨水浸湿后,颜色由红褐色转为深沉的黑褐色,像油画色彩一样丰富厚重。

  这次来龙虎山,我已做过功课,知道丹霞地貌也是在不断发育演变的。著名的“中国丹霞”世界遗产就是由湖南崀山、广东丹霞山、福建泰宁、贵州赤水、江西龙虎山和浙江江郎山六个丹霞地貌捆绑申报成功,它们覆盖了丹霞地貌从青年期到老年期的演化进程。龙虎山属于丹霞地貌的老年早期,它不似青年期的赤水丹霞颜色鲜亮,也不似壮年期的崀山丹霞起伏剧烈。经过上亿年的时光打磨,龙虎山的丹霞峰林已经较为疏散,逐渐独立的山峰点缀在河流两岸,勾勒出老年早期丹霞地貌的轮廓。

  这些我年少时看不上的、大石头般的山包,从那么遥远的时间深处走来,也曾陡峭,也曾鲜衣怒马。如今,它们像看尽世事沧桑的老者,将多少故事深藏在沉默里。《水浒传》开篇就写到龙虎山:千峰竞秀,万壑争流。瀑布斜飞,藤萝倒挂。虎啸时风生谷口,猿啼时月坠山腰。恰似青黛染成千块玉,碧纱笼罩万堆烟……想来作者施耐庵是懂得龙虎山的,他既懂龙虎山的山水之美,也懂龙虎山的内涵精髓。而我花了三十年的时间,才有些读懂了“龙虎天下绝”这句话。

  泸溪河畔有一个神奇的小村名叫“无蚊村”,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据说数千年来村子里都没有出现过蚊子。坊间流传,当年张天师偕母路过此地,见母亲被蚊子叮咬,便用法扇一扇,让蚊子不见踪影。这当然是一个美好的传说,村里没有蚊子的原因其实另有说法。一说是因为村后山上有很多蝙蝠洞,一说是村里和周边山上种了很多樟树和桉树,树木散发的气味把蚊子赶跑了。还有一种解释是村里的房屋依山而建,错落有致,排水系统特别好,村里没有积水,蚊子没有滋生的条件。但标准答案是什么,谁也说不准。

  我在泸溪河的竹筏上透过雨丝远远张望,无蚊村在一片氤氲中若隐若现,不知是雨雾还是炊烟。河岸边,一排板栗树还在深褐色里等待返青,我却仿佛闻到了天师板栗烧鸡的香味。

  无论是在无蚊村还是在上清古镇,几乎所有餐馆的菜单显著位置推荐的都是这道美食。龙虎山有着十分适合板栗生长的自然条件,所产天师板栗粒大、肉嫩、粉糯。用板栗烧当地的土鸡,浸过鸡汤的板栗更加香甜,融入了板栗味的鸡肉更加细腻。

  上清豆腐也是龙虎山的特色美食。这里水质好,加上传统手艺十分地道,豆腐白、嫩、香、滑,无论是煎、炸、煮、炖、凉拌都清香鲜美、风味十足。有两种做法我特别喜欢。一种是清蒸豆腐,大块的豆腐整齐地摆放在一个大圆盘里,吃的时候最好用勺子舀起,才不会破坏它的形状,柔滑润喉的口感令人垂涎。还有一种做法就是街边小吃店的油煎豆腐。把豆腐在平底锅里用热油煎至两面金黄,撒上胡椒辣椒,起锅后根据客人的口味添加葱花或香菜,装进打包盒,用细细的竹签串着吃。一口咬下去,外脆里嫩,鲜辣香滑,回味悠长。

  从泸溪河乘竹筏到桃花洲登岸,对面仙水岩的悬崖峭壁上,便可看到著名而神秘的崖墓,至今仍留给世人几多难解的谜团。悬崖之下,几只竹筏鱼贯而出,每只筏上都有一位渔民和两三只鸬鹚。渔民用竹篙击水或通过身体的晃动,督促鸬鹚下河捕鱼,原本平静的河面一下就水花四溅,热闹起来。可是鸬鹚并未捕得鱼来,它们在水中嬉戏,或是听从主人的示意,站在竹篙的一端由主人高高挑起,再扑扇着翅膀飞下。一位渔民从鱼篓里拿出一条小鱼往河中抛去,鸬鹚快速衔起,飞到渔夫身旁。渔夫抓起鸬鹚,把其喉咙里的鱼挤出来,这便算是完成了整套的表演。

  生活在龙虎山的先民临水而居,捕鱼是他们谋生的主要方式。随着现代生态旅游的发展,龙虎山下的一些渔民从捕鱼者变成了演员,鸬鹚也由“体力劳动者”变成了“演艺明星”,不管它们是否能捕到鱼,都有无数相机手机对着它们拍照。

  离开龙虎山时,泸溪河上的烟雨还未散去,烟雨中的一些谜也没有解开。祖先的智慧让一代又一代人一次次仰望,也让一批又一批的游客带着满脑子好奇从天南海北赶来。

  《 人民日报 》( 2024年04月03日 20 版)

(责编:袁勃、赵欣悦)